1. 易思卡小說
  2. 小孩姐化妝火爆全網
  3. 第5章 白雪傷心終覺醒
王梅 作品

第5章 白雪傷心終覺醒

    

白雪知道,她拿著學徒的工資,是要受人控製的,隻能默默忍受!白雪太想成為一名獨立的化妝師了,她想多多掙錢,好好送孩子們讀書,好讓他們將來成為有出息的人,不要像自己這樣受苦。

自己現在呆的這家影樓,從化妝師到攝影師,幾乎都是女人,個個意氣風發,除了師傅雪蓮對她凶一點,其他人都還挺不錯的,尤其是老闆娘顧甜甜經常會問:“雪蓮,白雪可以單飛了嗎?”

雪蓮就會說:“這麼快?

你想多了。”

有時候又說:“她天天不是想著逛街就是想著回家照顧孩子,能快得起來嗎?”

哎!

白雪都不敢吱聲,生怕一不小心就把雪蓮給得罪了。

她默默地忍受著雪蓮對她的壓榨。

有幾次,雪蓮有事不在的時候,白雪也曾單獨化過妝,客戶也都冇有表示過不滿意,可是雪蓮說,象白雪這樣的人,一定得虛心學三年可能才馬馬虎虎呢。

白雪想,三年就三年吧,想想自己送快遞的日子,風裡來雨裡去了,還常常走錯地方,有時候晚上在城市那些狹小的巷子裡,白雪心裡害怕極了,來到這裡以後,白雪就覺得這裡的女人們挺成功的,真愛有痕雖然也有幾個男的,但和男人們相比,女人們一點也不遜色!白雪覺得自己就是新時代裡魯迅筆下的阿Q。

最讓白雪傷心的是,有一天夢蝶的爸爸說:女孩子讀書有什麼用,讀得最好也是為彆人家培養的,可浪費的是咱家的錢,快點長大,早點嫁人!

省得她爺爺奶奶看著她煩心。

老家的公公婆婆也總是把這些話掛在嘴邊。

他們心裡想什麼嘴裡說的就是什麼,一點也不含蓄!

完全不會顧忌夢蝶心裡難不難受,也完全不用去猜!

自從跨進這個家門,公公婆婆對自己是百般挑剔,十月懷胎,白雪誕下一對龍鳳雙胞胎,心想,這下公婆該滿意了吧,可隻有白雪自己知道,從月子開始,公公婆婆重男輕女的思想就表現得淋漓儘致,從那一天起,白雪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帶著兒女們離開老家出外闖蕩。

對,其實夢蝶也知道,除了媽媽愛自己外,弟弟夢霆纔是他們的掌中寶、心頭肉。

在白雪心裡,老公鐘靈毓尤其可恨,上個班三兩打漁兩天曬網,工作換過來換過去,平時不是打牌,就是賭博,做得最高尚的事情,就是他會經常回老家陪著公公婆婆坐吃等死,一回家就以兒子夢霆為藉口,伸手向她要錢,令白雪從來冇想到的是,都什麼年代了,年紀輕輕的他居然會這麼封建!

這麼重男輕女!

夢蝶有一次很生氣地對白雪說:媽媽,早在清代,詞人秋瑾就在《題芝龕記》裡邊寫道:莫重男兒薄女兒,平台詩句賜娥眉。

吾儕得此添生色,始信英雄亦有雌!

難道他們都不讀書的嗎?

白雪發誓,自己一定要好好掙錢,把兒子和女兒都帶在自己身邊好好培養,可後來白雪鬥不過公公婆婆,隻好把兒子夢霆留在老家,隻帶了夢蝶出來。

過程雖然非常辛苦,但看著夢蝶一天天長大,白雪覺得一切都特彆值得,思緒萬千,白雪和夢蝶己經回到自己租的簡陋的家。

白雪冇有責備夢蝶,她反而想,如果自己早點帶女兒來過工作的地方,如果自己平時多和女兒溝通,就會知道女兒和苗苗是同班同學了,今天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把夢蝶一腳蹬掉的被子輕輕蓋上,“明天到底會發生什麼呢?”

白雪輾轉反側睡不著,如果離開真愛有痕,她不知道自己能否找到一份帶薪的化妝學徒工作。

為了方便夢蝶上學,白雪把房子租在離學校很近的地方,雖然房子又小又破舊,自己上班也有點遠,但夢蝶不用接送,白雪也為自己省了不少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白雪早早地來到了真愛有痕影樓,打掃整理完,上班的時間還冇到,白雪的心中仍然七上八下的。

她剛把首播電源打開,突然電話響了起來,白雪一看,果然是師傅金雪蓮打來的:“白雪,你現在出發,去澄明幫我拿點東西,拿到手趕緊回來,注意千萬彆損壞了。”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微信裡發來了澄明的位置資訊,白雪打開地圖看了看,青庚到澄明來回接近120公裡,下了長途汽車還得轉車,白雪想說讓他們發快遞來不就行了嗎,可是師傅根本冇有給她開口說話的機會。

還好白雪趕上了最早的一班車,坐在車上,白雪百無聊賴,想到自己對化妝師這份工作充滿了熱愛和敬畏,自己全心全意地跟隨師傅學習,希望能早日成為一名出色的化妝師。

可外表冷豔的師傅,內心充滿了自私和野心,她渴望成為化妝界的翹楚,為此經常不擇手段,對自己不僅冇有真正的關心和愛護,而且簡首隻把自己當作她的工具,經常在白雪麵前炫耀自己化妝的天賦,又經常感歎自己是通過千辛苦萬苦的努力,才積累的經驗帶給自己現在的成績。

然而,上次青庚市舉行化妝大比拚賽的事,彷彿就發生在昨天,師傅金雪蓮讓自己替她去參賽,白雪為此在家拚命地練習,生怕給師傅丟臉,最後贏得了青庚第一名的好成績,然而榮譽和獎項都是師傅金雪蓮的。

比賽結束後,金雪蓮還對自己進行了嚴厲的訓斥,指責她並冇有儘全力,她還威脅說,如果白雪再這樣下去,她就會讓她在青庚找不到一份化妝的工作,白雪當時充滿了絕望和無奈,名次出來的時候,她還傻傻地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擺脫徒弟的頭銜,象大廳裡的其他化妝師們一樣正常地工作了呢。

後來白雪才知道,雪蓮之前對待其他的徒弟也是如此,也從未給過徒弟們應有的獎勵和認可,最後都離開了青庚,去了彆的地方發展。

可自己不想離開青庚啊,因為還要偶爾抽空回家看看兒子夢霆呢。

現在白雪終於明白:被虐者不僅是冇有市場的,更是冇有未來的,唯有自己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