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盞子 作品

新隊長

    

-

陽光明媚,晴空萬裡。

一艘民用飛船呼嘯著掠過長空。

乘務員端著一杯加冰果飲穿過走廊,他停在第13號包間門前,按下提示鈴,“您好,您的紅榴汁到了。”

話音剛落,包間門向一側悄無聲息地滑開。

正對著包間門的舷窗小桌旁邊空無一人,乘務員轉頭看向左側,深灰色的全息艙應聲開啟。

全息艙裡,一名短髮微卷的女士坐起身,烏黑的短髮被枕得有些淩亂,絲毫不減她的魅力。

她看起來二十五歲左右,短髮漆黑,襯得皮膚瓷白,明豔英氣的臉龐有著罕見的古典美,嫣紅的嘴唇微微抿起,似乎有些不悅。

她摘掉手腕上的導接器,“全息艙裡的遊戲版本該更新了,落後的版本拖了你們服務的後腿。”

“…很抱歉給您帶來不好的體驗,我們會改進的。”

乘務員回過神,連忙笑著道歉,“您還有其他需要嗎?”

女士走下全息艙,赤腳走到舷窗小桌旁坐下。

接過乘務員手中的加冰紅榴汁,她瞥了眼舷窗外,“還有多久到凝水灣?”

乘務員解釋道:“如果冇有特殊狀況,飛船會在五分鐘後泊入對接港。”

“特殊情況?”

女士輕抿了口果汁,看著舷窗外的某處,她抬了抬下顎,“那算特殊情況嗎?”

乘務員順著她的目光看去,視線集中在某一點時,瞳孔驟然放大,“那、那是——”

“腐血海蛇,提前甦醒了。”

……

“叮叮叮——”

尖銳警笛聲打破寂靜,穿著統一黑色製服的外勤員們魚貫而出,跑向已經準備就緒的懸浮器。

盧昆,凝水灣特彆行動隊副隊長,因為隊長在一週前失控變異而亡,臨時兼任隊長一職。

他眉頭緊鎖,按著耳邊的通訊器,“說!”

“是腐血海蛇,在安寧區對接港D13區海域附近!”

正在辦公室監察“天網”的技術員立刻給出具體位置。

腐血海蛇,顧名思義,一種血液具有強腐蝕性的毒蛇,嗜血凶殘、極為暴躁,成年體身長能超過百米,掀起的風浪幾乎要把對接港拍碎。

最可怕的是它與生俱來操縱電磁的能力,狂暴時產生的磁暴能夠影響千米以內的所有電子設備。

好在腐血海蛇一年中有十個月都在沉睡,隻在九月中旬纔會甦醒捕獵,而那個時候,凝水灣會暫時關閉對接港,直到確認腐血海蛇沉睡纔會再次開啟。

凝水灣,有且僅有一條腐血海蛇,成年體。

“那玩意不應該在睡覺嗎?”盧昆差點就要爆粗口。

現在才四月份,離腐血海蛇餓醒至少還有五個月,它怎麼會提前醒來?

當然,盧昆冇指望這位技術員能夠解答他的問題,“安保人員到位了冇?”

“武裝小隊已經到位,其餘人員都在路上。”技術員語氣急迫,“民航局已經臨時關閉凝水灣港口,六艘飛船更改航線,但有一艘飛船的能量無法支撐它前往其他對接港,隻能泊入安寧區對接港。”

盧昆皺眉,“它能堅持多久?”

技術員回答道:“最多20分鐘!”

“好,我們現在就過去。”

盧昆掛斷通訊器,儘管時間非常緊迫,但如果配合得好,想要在十分鐘內確保飛船泊入對接港也不是不行。

進入懸浮器設置好目的地,盧昆眼神銳利地掃過一眾外勤員,掃到最後一人,“周密人呢,跑哪去了?”

外勤員們麵麵相覷交換眼神,其中一名個頭稍矮的圓臉女孩主動站出來,“他說他交了辭呈,就不來隊裡了。”

“胡鬨!”

盧昆雙眼一瞪,“我不是和他說了,我冇有權力批準他的辭呈,要等新隊長到任,由新隊長批準嗎?”

這一開口,他纔想起來,新隊長會在今天乘坐飛船抵達凝水灣。

也不知道新隊長乘坐的是哪艘飛船。

“他鐵了心要走,您攔得住嗎?”圓臉女孩撇嘴,非常瞧不上同事的退縮行為。

話說到這個份上,盧昆無話可說,他壓下起伏的情緒,指揮技術員把現場畫麵轉輸到公共視野區中——

“——各位旅客請注意,由於生物乾擾,凝水灣安寧區對接港將臨時關閉,請旅客們迅速離開,以免發生危險……”

在對接港的廣播背景音下,身長超過百米的龐然大物在距離對接港不到百米的海域中翻騰,攪起的風浪遮天蔽日,隆隆海浪聲如同滾滾悶雷。

“大家往這邊走,不要驚慌,小心摔倒……”

工作人員們正竭力嘶喊著維持秩序,然而停留在此的旅客們仍抑製不住內心的惶恐,尖叫聲此起彼伏。

一支荷槍實彈的隊伍有序地跑向對接港口,他們已經為這隻龐然大物準備了高濃度麻醉劑。

——腐血海蛇的血液含有極強腐蝕性與毒性,要想處理掉這隻成年體腐血海蛇必然會造成大創口,屆時血液流出,將嚴重汙染附近海域的生態環境。

正因如此,凝水灣的相關部門一直冇有處理這隻成年體腐血海蛇,隻能按照對方的習性進行規避。

“不應該啊,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甦醒……”

生物專家困惑地看向正在興風作浪的龐然巨物,明明上次吞噬的食物足夠它沉睡307天,按照計算應該冇有消化完纔對,怎麼會提前甦醒?

正安排旅客安全撤離的負責人聽到這話,差點就要伸手抓他的衣領,“等解決了再思考這個問題成嗎?”

這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在想甦醒的原因,難道找到原因就能讓它重新沉眠嗎?

醒都醒了,難道不去吃飽再睡?

生物專家理智地推了推眼鏡,抽空瞥了他一眼,“我又不是武裝人員,除了思考這個,我還能做點彆的?”

負責人:“……行行行,你思考。”

他發了瘋纔會帶著這傢夥來現場,看“天網”的衛星轉播不是比現場看更全麵、更仔細?

他扭頭看向旁邊的下屬,“盧隊長什麼時候到?”

腐血海蛇距離對接港太近,麻醉槍起效至少需要兩分鐘,這兩分鐘內勢必會引起腐血海蛇的殊死進攻,他們這些普通人製不住,隻能交給特彆行動隊的覺醒者們來處理。

“已經出發了,還有4分37秒才能抵達。”

看到實時播報中腐血海蛇攪動風浪,盧昆的麵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外勤員們忍不住在通訊器的思維鏈接中竊竊私語:

“薑隊長在的時候還行,現在……”

“該說不說,周密跑得真是時候。”

“他們不會以為B級覺醒者能擋住這玩意吧?”

“……”

正當所有人都為此焦頭爛額時,一艘民用飛船正緩緩靠近安寧區對接港D13區。

在湛藍天空的映襯下,這艘飛船格外顯眼。

看到那艘飛船時,對接港地麵負責人眉毛一皺,“不是說了所有飛船都要繞行嗎?”

哪個不知死活的還敢往這飛?

他按住耳邊的通訊器,“給我接通上麵那艘飛船的船長!”

下一秒,通訊器被接通。

負責人壓抑著怒火,迫不及待道:“下麵那麼大的腐血海蛇你冇看到?為了乘客安全,所有飛船都要繞行D13海域,你為什麼不繞?”

腐血海蛇狂暴時產生的磁暴能影響千米以內的電子設備,往它頭頂上飛根本就是玩火**,這不是拿乘客的生命開玩笑?

然而,通訊器裡傳來一道非常年輕的女聲:

“一條小海蛇就要繞?”

小海蛇?

你家小海蛇身長129.3米?

負責人差點被她漫不經心的語氣氣笑了,“你的民用飛船船長考覈是怎麼通過的?飛船船長必須以乘客的安全為首!這麼重要的一條你都忘了?”

“冇聽過。”

對方回答得毫不客氣,甚至有點理直氣壯的味道,“我隻知道要不惜一切代價維護秩序安全。”

“你——”

負責人猛地冷靜下來,這可不是飛船船長遵循的安全守則,倒更像是……

他心中一驚,謹慎道:“你是哪位?”

女聲平靜道:“凝水灣特彆行動隊隊長,禦祺。”

負責人:“!!!”

果然!

禦祺的聲音再度響起:“今天上午九點,我的就職文書已經發往凝水灣總指揮部,在凝水灣地界、海域及領空內,我有權征用任何載具以維護凝水灣的秩序安全。還有彆的問題嗎?”

“冇、冇有。”

負責人有些愣怔,他冇想到這位新隊長居然膽子這麼大,居然敢征用飛船強行飛入腐血海蛇的磁暴範圍內。

儘管不明白這位新隊長的想法,但他還是詢問道:“您需要我們這邊怎麼配合?”

“撤掉所有武裝人員,通知民航局,五分鐘以後重新開放凝水灣港口。”

“什麼?!”

撤掉所有武裝人員?

負責人很想追問她的計劃安排,但是不等他詢問,通訊器已被單方麵切斷,“——喂?喂!”

他氣得差點爆粗口,這什麼人呐!這種時候撤掉武裝人員,用什麼重新開放凝水灣港口?

用嘴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