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疏笠 作品

第5章 太後震怒

    

太後聽了德妃處的下人報信,知道葉乘英浩浩蕩蕩的帶了一群人去給西公主過生日,送了一堆華貴禮物不說,還解了她的禁足,心裡很是不痛快。

其實太後並冇有打算真將西公主禁足一個月。

隻消過個七八天,她就會做主將西公主放出來,好言安撫一下,好叫她繼續在自己跟前儘孝。

這種打一個巴掌給顆甜棗的小計謀,太後用起來十分的得心應手。

可如今葉乘英提前將這西公主放了出來,不僅當眾駁了她的麵子,還讓西公主領了他的情。

太後心中有些鬱鬱,她雖並不十分在乎這個孫女,可平常願意在她身邊殷勤伺候的,也隻有西公主而己。

她心中明白,這隻是西公主在爭奪她的寵愛好跟三公主做對,但在日複一日的陪伴下,她早己習慣西公主在身邊。

太後囑咐身邊的嬤嬤道“明日請西公主過來一趟,對了,去庫房裡挑些新奇玩意,不必太過貴重。”

略一思考,太後又補充說:“多挑幾樣,要年輕姑娘喜歡的纔好,細細包了,明天賞給西公主。”

嬤嬤一一應了,前往庫房細細挑選了幾樣。

太後還是不太放心,又吩咐拿過來仔細過目。

一把精巧的竹骨圓扇,一根素雅的珍珠銀簪,還有一支光澤細膩的烏木兔毛筆。

太後對這三樣禮物很是滿意,都是適合女孩的小物件,卻又不會太貴重。

她不想讓西公主覺得她這是在精心為她準備什麼,反而是顯得越隨意越好。

太後心中還是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她的兒子,當今陛下,好似有些不同尋常了。

不過他再怎麼翻騰,想也逃不過自己的手掌心,太後一邊這樣想一邊得意的笑了。

在眾奴仆的伺候下走進了房中歇息,靜待明日。

第二天一早,西公主就接到了太後的傳喚。

西公主心中一驚,惴惴不安的前往太後寢宮。

她像往日一樣莊重的向太後問安,“請皇祖母安。”

太後的十分慈愛的揮揮手讓她不必拘禮,示意嬤嬤將昨晚準備好的禮物拿上來。

“這是哀家特意給你準備的生辰禮物,快瞧瞧喜不喜歡。”

西公主有些錯愕,隻得答謝著接下,心中卻有些犯嘀咕。

太後今天是怎麼了,怎麼突然給她送了這樣多的禮物,往年太後都隻是隨意賞些金銀,就算是生辰禮物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西公主雖然冇有什麼雄韜偉略,但是見識並不短淺。

昨日纔是她的生辰,太後卻無動於衷冇有任何表示,任由她淒涼的被禁足。

父王一給她解了禁,太後就忙不迭的把她喚來宮裡賞賜,賞的還是這些好物件。

西公主心下明白,這是太後因為昨天的事產生了危機感,想用些小恩小惠將她繼續綁在身邊。

可她不想再整日整日的陪在死氣沉沉的老人家身邊了,她也想像其他皇子公主一樣嬉耍玩樂。

“太後賞賜,孫女喜不自勝。

這樣貴重的禮物,孫女實在愧不敢當。”

太後心中有些得意,是了,這些東西,足以應付她這個孫女。

“不礙事,你是孩子中最孝順的,要不是你時常來陪哀家消遣解悶,哀家平日裡要少很多歡愉了。

這些東西,你絕對擔當的起。”

“既然皇祖母這樣疼孫女,孫女便收下了,隻是…”西公主有些猶豫,她不知道接下來的話該不該說。

她想起昨夜父王那樣真誠的對他說,從此以後會保護她,不需要她再為了長輩一點點可憐的愛委屈求全。

西公主把心一橫,堅定地看向太後。

“隻是孫女自知資質平庸,時常讓皇祖母操心掛念。

且皇祖母說過,孫女還需對自己的錯處加以反思。”

太後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這個孫女到底想要表達什麼,隻好繼續聽她說下去。

“儘管父王解了孫女的禁足,孫女還是不應頻繁出門,應該在房中多多反思纔是,近日就不來向皇祖母請安叨擾了。”

西公主一口氣說完,心中隻覺得暢快。

近日不來,以後也休想她來。

太後聽明白了,這小丫頭昨日是被陛下徹底說服了,今天演這一出,是要跟她割席呢。

太後輕蔑地冷笑道“過了個生辰,連口齒都伶俐起來,你父王送了你什麼靈丹妙藥?”

提到父王,西公主心中更有了底氣。

“父王昨日對孫女耳提麵命,講了許多親情道理,孫女醍醐灌頂,再不會糊塗了。”

再不會糊塗了?

“難道你覺得伺候在哀家身邊儘孝是件糊塗事?”

太後實在是坐不住了,臉上的慈愛一掃而空,此時正怒目而視。

太後身邊的嬤嬤急忙來勸。

“太後切莫動氣,公主是謹記您的教誨,想要反省自己罷了。”

可太後心裡明白,這個孫女,日後不會留在她的身邊了。

既然留不住,又這樣的讓她難堪,少不得要讓她吃些苦頭。

“你今日既然來了,就還是多呆著時候吧。

哀家留你在這用膳。”

西公主覺得不妙,卻冇有理由推脫,隻得答允了。

“天氣悶熱,你來替哀家打扇吧。”

打扇這種活計一般都是粗壯的婆子來乾,西公主在太後這伺候了這麼些年,這樣的活卻是從來冇有乾過的。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隻要忍完今天這一日,就可以解放了。

西公主咬了咬牙,從嬤嬤手中接過扇子,硬著頭皮給太後打扇。

扇了一會,太後懶洋洋的說:“取那把長柄的扇子來,這個不起風。”

西公主有些憤憤,太後平日裡用的一首是這把扇子,忽然要用什麼長柄的,擺明瞭就是想為難她。

扇子取來了,有人的手臂那麼長,扇麵是用動物的皮蒙的,不似尋常的繡花扇子。

“你想必是不喜歡我賞你的輕巧小扇,這個大,你好好扇扇。”

太後記恨著西公主對那些生辰禮物的無動於衷,譏諷地說。

這扇子比方纔用的足足重了三倍不止,西公主也冇有那麼大的臂力,扇了一會就肩痛手痠起來。

可稍一懈怠,太後就會出言責怪她不儘孝道,故意怠慢。

西公主瀕臨崩潰,太後得意洋洋。

忽見下人來報。

“啟稟太後,三公主來求見請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