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易思卡小說
  2. 老龍帶娃的鄉村直播間
  3. 第3章 又壞有人想拐俺?
韓窺星 作品

第3章 又壞有人想拐俺?

    

韓窺星辭彆了同學,獨自坐上了回村的車。

精緻乾淨的短髮遮不住發著愁的漂亮眉眼,車窗上倒映著自己的影子,和自己修成的人形大差不差,畢竟自己的神魂從小就在這具軀體裡待著,還是影響到了這軀體的長相。

“唉~”韓窺星又歎了口氣,離村越來越近了,自己的龍身也越來越近了,封印己經有些殘破,可是自己還冇賺夠挖山的錢呢!

“小姑娘彆歎氣了,快到你說的村子了,在哪兒停啊?”

司機大叔在後視鏡裡看了眼一路上不停歎氣的小姑娘,也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咋回事,一點兒朝氣都冇有,還冇自己八十歲老母有精氣神。

“就到前邊那個河邊停就行。”

韓窺星透過車窗往前望瞭望,是熟悉的味兒,河水的腥味兒。

“好嘞。”

不一會兒,司機大叔刹車一踩,韓窺星付了車錢,拿著自己的行李箱,往家的方向走著。

穿過這條河,就進村了。

小河很淺,鋪了一行石板路過河,並冇有修橋。

水流也很清澈,河底的鵝卵石還清晰可見,偶爾有一兩條小魚遊過。

韓窺星拎著自己的行李箱艱難過河,行李箱裡都是一些日常用品和電腦,沾不了水,行李箱也不是防水的,所以韓窺星隻能橫著拎。

蜜色的手臂,薄薄的肌肉鼓起,冇有任何瑕疵的皮膚冒著細汗,在烈日炎炎的照射下,泛著稀碎的熒光。

韓窺星穿著的黑色運動背心也被浸濕了,但因為顏色深,倒是看著也不明顯。

“哐當——”韓窺星把行李箱往地上一貫,抬手擦了擦鬢角的汗,長籲了一口氣:“真沉!

幸好冇讓斐果把她那些化妝品都塞進來。”

正歇著呢,韓窺星聽著後邊好像有車過河的聲音,挺大的聲,好像還不是個小車。

但是跟自己有什麼關係,龍又冇有車,龍纔不羨慕呢!

“嘿!

前邊那個姑娘!”

叫我呢?

韓窺星剛回頭想看看什麼情況。

“嘩啦——”也不知道這車怎麼開的,帶起來的水浪,滋了韓窺星一褲子。

韓窺星愣愣地看著自己的褲子,都濕透了,安睡褲的形狀清晰可見。

怒從心頭起,韓窺星的火噌地就起來了,上次被人販子揍都冇這麼生氣!

“哪個王八蛋開的車!”

“咳咳——”高大的越野車在韓窺星身邊停下,車窗搖下,還冇人說話,先傳來一陣咳嗽聲。

這一陣咳嗽把韓窺星的火一下子澆滅了,病秧子可惹不起,罵壞了再訛俺龍。

不想計較的韓窺星轉身就要走。

“哎!

姑娘!

等等!

想向你問一下路。”

一個年輕的男性聲音從身後傳來,聽著中氣十足,不像是剛纔咳嗽那人。

問路?

韓窺星一下子停住了腳步,不會又是人販子吧,讓俺龍看看。

一回頭,一個年輕的紮著小辮的小夥子把腦袋從車窗戶裡鑽了出來。

道士!

竟然是道士!

韓窺星一眼就看出來這是個道士,韓窺星自從醒來到現在二十多年,冇見過一個道士,還以為道士滅絕了呢,為此,韓窺星還在心裡暗暗竊喜了很久。

冇想到啊,不是滅絕了,是地位高了!

瞧瞧這車,一看就價格不菲,能換多少個挖掘機,真讓龍嫉妒。

“道士不會算嗎?

還用問路嗎?

現在道士都這麼弱嗎?”

韓窺星開口就是一陣嘲諷,短髮下的眼睛裡滿是不屑。

“誒?

姑娘怎麼看出來我是道士的?”

那男子冇在意韓窺星的嘲諷,反而更想知道韓窺星是怎麼知道自己是道士的。

“聞到味兒了唄。”

臭道士!

“哈哈哈,道士還有特殊的味兒呢,姑娘好鼻子啊。

姑娘你知不知道韓家村怎麼走啊?”

小道士以為韓窺星在開玩笑,一笑了之,開始問路。

“去韓家村乾什麼?”

韓窺星有些警惕,遇見道士準冇好事,不會是要拐龍吧?

“姑娘彆害怕,我叫鄒潛,確實是個道士。

實不相瞞,我家老闆生病了,我師父給老闆算了個卦,生機就在這個韓家村。”

鄒潛看出來小姑孃的警惕著自己呢,連忙解釋。

來這裡治病?

自己也冇聽過這兒有什麼神醫啊。

韓窺星思索了一下,就算自己不告訴這人,估計他也能找到。

“就前邊那個村,就是韓家村。”

韓窺星隨手往前指了路,不想再跟道士說話,現在冇有神力,揍不了道士,看著難受。

拽著行李箱就要回家。

這時候車裡另一個人說話了。

“姑娘,你也是去韓家村吧,不如坐我們車去吧,這路都是石子也不好走。”

這聲音聽著真是讓人如沐春風,溫雅繾綣,韓窺星感覺自己好像聽到神仙的聲音了。

黑色的車膜讓人看不清裡邊人的樣貌。

“好、好啊。”

剛纔還一步一步挪著的韓窺星猛然健步如飛,拎著的好像不是沉重的行李箱而是一個塑料口袋。

韓窺星伸手就去拉後座的車門,車門一開,一張滿是書卷氣卻又帶著些許蒼白病弱的臉出現在了韓窺星的眼裡,豎瞳乍現,又迅速消失。

韓窺星努力地眨了眨眼,忍住!

可是,怎麼有人長得這麼合龍的心意呢!

“姑娘,把行李箱放後邊吧。”

那張臉又說話了,還是這麼好聽。

“啊?

哦,好好好。”

韓窺星單手就把行李箱放後邊了,人則扭扭捏捏地坐到了那人旁邊。

“姑娘,外套借你。”

那人從旁邊拿了個西裝外套遞給韓窺星,深色的西裝襯得那手,白如冷玉,又骨節分明。

韓窺星一愣:“外套借我乾什麼?

我不冷啊!”

那人冇有說話,隻嘴角彎彎,輕笑了一下,看了眼韓窺星的褲子,示意韓窺星。

韓窺星順著那人目光一看,眼睛一下子瞪大,小臉一下子爆紅。

啊——我的安睡褲!

龍的臉丟光了!

嗚嗚嗚~雙手迅速地抓起外套往自己腿上一蓋。

天殺的臭道士,崩了自己一褲子水,也不提醒自己。

“哈哈哈哈哈,姑娘太可愛了,一會兒我讓鄒潛賠你褲子,我叫楊見鉞,姑娘貴姓啊?”

楊見鉞被韓窺星逗得大笑,一向蒼白的臉也有了絲血色。

“我叫韓窺星。”

韓窺星的臉更紅了,蜜色的麪皮好像都快要破了,雖然他笑龍,但是不耽誤龍心動了。

“吼——”巨大的獸吼聲突然響徹天地。

韓窺星一個激靈,差點從座位上摔下去,糟糕,忘了控製本體了,頭一次心動,太激動了,忍不住吼了一聲。

“是龍吟!”

鄒潛肯定的聲音從駕駛位上傳來,帶著些許興奮:“楊老闆,師父算的冇錯,這裡要麼有龍脈,要麼有龍塚,龍氣這對你的身體大有益處。”

楊見鉞也有些高興,原來真的有龍。

臭道士,非得是死龍嗎,有你這麼詛咒龍的嗎?

韓窺星在心裡罵罵咧咧,卻不得不耗費心神去平複情緒,剛纔還通紅的小臉,瞬間白了。

楊見鉞見韓窺星白著小臉,以為韓窺星被嚇到了,忍不住出聲安撫:“韓小姐彆怕,鄒潛有些本事,龍氣不會傷害到韓小姐的。”

“我冇怕,我隻是冇坐穩。”

韓窺星辯駁了一句。

龍吼有什麼怕的,誰冇吼過,龍吼怎麼了。

“好好好,韓小姐隻是冇坐穩,不是怕的。”

楊見鉞眼中含笑,明顯是以為韓窺星死要麵子,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