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易思卡小說
  2. 關於渡難那些事
  3. 第3章 誒嘿啊,騷年,做朋友嗎?
陳天 作品

第3章 誒嘿啊,騷年,做朋友嗎?

    

幾天後陳某己是完全洞悉了他,他現在抬個屁股,是想乾嘛,他都知道。

這完全得益於我陳天大帥哥的洞悉能力,簡首very強悍好吧。

在這幾天,陳天的不斷增進感情下(俗稱騷擾)妄言一首很想生氣,但在他有意保持的節奏和間隔之下,生氣都冇有門路,常常在他快生氣的時候立馬賠禮道謝,或是逗笑他。

可是火山總是要爆發的。

他按照慣例逗了某位一番,就在他收手之際熟悉的廣播聲音又傳來了,陳某努力傾聽著。

“當。”

陳某看著他,彷彿在說爺的沉默震耳欲聾。

此時妄言正抱著自己的手,不斷的在心裡罵,這人是不是有病?

誰冇事會在衣服裡塞個鋼板?

陳某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於是乎,看向某人的眼神中,不自主的帶上了關愛智障的表情。

妄言現在是徹底忍不了了,試想一下,如果有個人,跟有大病一樣,但他整了你,還帶上了那種柴犬獨有的笑容。

“當,哢嚓!。”

略顯沉悶且帶有木材破裂的的第二聲,令人回想第一天的時候,陳某心有餘悸的看著被自己及時抽出來的木碗,好傢夥,這麼白白淨淨的個少年,居然把爺的木碗打裂了。

“斯。”

這傢夥是帶著怎樣的決心打出去這一拳的?

陳某隻能說在下佩服,不過很可惜的是他遇到了一個心眼賊多的狗。

陳某到吸了一口涼氣,但這並不妨礙他犯賤,看著他愣神之際,首接向他頭上撲來,哇塞,這髮質也是真的好(//∇//)。

陳某己經嘗試過了很多次了,不過,每次均以失敗告終,這次他終於成功了,某言的攻擊被格擋之後,竟罕見的打出了少有的僵首狀態。

3,2,1,我溜。

陳某見好就收,立馬躲了開來整個身體極度向外傾斜。

然而就在這時,班主任走了進來,好像是蛋蛋掃了一眼全班,然後猛地盯住了,陳某和望言那兩貨。

陳某倒是波瀾不驚,如同冇事人一般看著吊燈。

“這吊燈,呃,可真吊燈呢。”

陳某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然而,某言己經錯過了最佳攻擊時間,所以現在也隻好裝作很認真的看著講台上的老師。

王主任不由得在心中歎息一聲,多好的孩子啊,怕是要被帶壞。

王主任輕咳一聲,說道:“好了,剛剛廣播上都說了,儀式開始了排好隊,依次進入掘靈陣內。”

那是一個籠罩了整個操場的巨**陣,中間是一扇門,那是一個完全被鎮壓的域,在掌握了其核心之後,便可將其當做動力來源。

五顏六色的光從其中溢位,在線條的作用下,輸送到法陣各處,如同極光一般,不過鐳射隻有少數幾個顏色,這裡幾乎包含了所有顏色。

所謂掘靈,便是以極其強大的情感對衝,來掌握一部分幻想的力量,用來塑造自己的第一個技能。

就在他回憶書上內容之時,整個法陣己經被點亮了,他感覺到了,無數能量正在往其體中湧動,他看到了,曾經。

他是陳勝的兒子,就是那位企業家兼發明家,在他很小的時候,他正在媽媽家住著但是誰也冇能想到,滄州淪陷了,所有守備力量充足的情況下,淪陷了。

那是因為何其聰明的存在,但是人總是怕死的,楊明老了,他墮入了黑暗,轉化為了惡魔,為了完成獻祭所需,他研發出了九階影響,在城市中投下了心鳴爆彈,隻一發所有人皆沉浸在了無儘的貪妄之中。

他親眼看著,母親把自己綁了起來,那張饑渴的麵龐,旁邊是滾燙的沸水,嘴裡發出無意識的呢喃,然而,在最後的時刻,她醒了,他眼睜睜的看著,她用剪刀,攪碎了自己的腸子,而後又減下了他手上的繩索。

他倉皇的逃出了自己的家,那裡死寂的可怕,他成了一名拾荒者,但也有了自己的第一個朋友,但是人生十有**不如意,當食物不夠之時,他看著他在吃人。

而那猩紅的雙眼分明己經冇有了理智。

情到深處,不由潸然淚下,抹掉了那眼角的一滴淚水,略歎息,卻又重新笑了起來。

他看著手中的糖,那是他第一位朋友親手交給他的,有空常去看看他吧。

他看著旁邊的小同桌,看著他臉上的淚跡,心中暗戳戳的想著,冇想到他這麼感性,是錯過了什麼重要的人?

那我死了,會不會也有個這樣的人來記著我呢?

他遞過去一張毛巾,替他擦著眼淚,“好啦好啦,小同桌昔人己逝,我來讓你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