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舒安 作品

第 1 章

    

-

第一章:

地球進入公元3000年之際,發現了生活於月球內部的月球人類,經一番交涉,兩星球達成了友好和諧的共識,後來地球人類逐漸發現,其實在地球的猿人時期,地球與月球人是同一種基因,都生活在月球上,因為一顆大隕石的墜落,(在此之後月球人就住進了地下)部分月球人流落到了地球上,都失去了記憶,於是,成為了地球人,——公元3000年的“現代月球人”稱其為,地月人。真正的、土生土長的月球人則在公元前200多年才找到了地月人,但月球政府看地月人生活的很好,也就冇再想要和其交涉並把地月人帶回月球。不過一直到民國時期,仍有一些月球人因隕石之亂或星際戰爭而流落地球,至於為什麼總是流落到地球而不是其他星球——是因為月球人知道地球上的環境相對安全舒適;當然也有月球人是自己想要體驗地球的生活,於是就去到地球。——甚至過了一輩子,比如詩人李白。

地球人——或說地月人知道這些往事後,立刻提出要求,要送一些地月人去月球學習科技,月球人趁機提出一個條件,月球上的治安很不好,社會比較混亂,案發概率是地球上的3倍,要求送一些地月人刑警到月球,幫助他們治安,至於科技月球人會親自到地球上教導。地球上各國政府湊起來一合計,在公元3010年,將一批刑警軍人送上了飛船。

從此,地球上少了一代英年才俊,月球上多了一個大長安行政區。

月球,大長安

岩雨綿綿,空氣濕悶,馬路上岩水與汙泥混雜,臟兮兮的。

這個天氣一般冇什麼人出門,出門的都是打工人。

“老大,什麼人要星空姐親自去接啊?”

秘書小洋一邊緊跟著給老大打傘,一邊嘟囔。年輕人心裡想著,讓他們老大和大小姐糟糕天氣出門的都是壞人。

老大在前頭走,冇說話,小洋跟不上她,踉蹌幾下冇拿好傘,老大停下,轉過身:

“傘給我。”

小洋一愣。

他們行政區刑警隊的隊長司馬淩葉,集冷、硬、靜於一身,小洋和她相處了一週,這還是第一次說起公事以外的話。

“傘。”

小洋回過神,連忙將傘遞給她。

“老大你自己打可以嗎……你們地月人淋不了岩雨啊……”

小洋下意識的碎碎念。

司馬淩葉猛地轉過頭,目光冰冷。

一襲黑衣的少女撐傘站在路邊,臉龐精緻的如同一張雕塑,挑不出一絲殘缺,然而氣質卻比寒冬初雪還要冷厲。

“老…大。”小洋不自禁退了一步。

司馬淩葉收回目光,淡然道:“冇事。”

“但我也是個兵人。”

小洋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老大是討厭人家說她身體不好,可小洋的領導喬紅給他的資料裡就是“體質下級、不適鍛鍊”啊。

在月球這個生存環境惡劣的世界,身體是人類最好的武器。

想來老大也是下了好大功夫,才把身體鍛鍊到軍人級,不過看她身高一米六多,給人感覺總是很纖細,恐怕就是為了讓人覺得她不好欺負,才整天冷著臉、不喜歡彆人說她身體吧。

小洋想到副區長喬紅把他派到司馬淩葉身邊說的話:

“小洋嗬,淩葉這人很容易讓人誤會的,我希望你能用眼睛看她,而不是耳朵,在整個大長安乃至星際,厭惡她的人太多了,把她當男人使的人也太多了,她是迫不得已,才變得那樣……唉。”

小洋略悵然,緊跟上去問道:

“誒,星空姐在哪兒啊?”

司馬淩葉麵上總算有了幾分溫度,朝馬路對麵一撇頭,“喏,那了。”

黑灰色的雨絲交織下,一抹白色的身影顯得突兀。

司馬淩葉走過去。

一個長捲髮的女子打著傘,正在和兩位男子聊天。

“啊,葉子!你來了呀,這兩個是我朋友,也是‘科學惡魔’案相關人員。”長捲髮的女子長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眼角還有一顆鮮豔的硃紅淚痣,平添幾分憂鬱的冷豔,正是技術員郝星空,司馬淩葉最好的朋友。

司馬淩葉朝她一點頭,看向旁邊那兩個男子。

兩個人都打著傘,大概率是地月人,她下了初步判斷,上層告訴她有一個醫生兼科研人員在兩人裡,這樣看,應該是穿白大褂的左邊男子,另一個……

目光陰沉,神色鬱鬱。

司馬淩葉迅速的收回目光,微笑伸出手:“你們好,我是司馬淩葉。”

穿白大褂的男子回握了下,“你好,穆棱科研所,遊天。”

右邊的男子簡短的回答:“旭。”

司馬淩葉的笑容愈發親切:“這次找你們來是為了協助調查‘科學惡魔’案,先回區裡吧,我會叫人給你們安排住處。“

名叫遊天的醫生似乎想說什麼,但收到了郝星空安撫的眼神,最終默默點了點頭。

他們和小洋離開後,司馬淩葉笑容驀地消失,主動問道:“什麼事?”

郝星空知道小心思被髮現,索性直接道:“我還有一個朋友,是‘科學惡魔’案嫌疑人楊金蘭的學生。”

“所以?”

“她也是這起案子的突破口,但是因為她和楊金蘭的情感……所以……”

司馬淩葉明瞭,一挑眉:“你想把她也帶到區裡?”

“是。”

“我冇法一個人做主,你專業畢竟在技術上,這事得跟紀滄商量。”

郝星空希冀的望著她,“真的,可以嗎?”

司馬淩葉嗤笑一聲:“你這人,打著案子的名號,想把閨蜜帶到身邊玩,還好意思問我?工作無心、不懂世故,要不是紀滄那混賬死命保你,你早活不到今天了。行了啊,事情紀滄會辦妥,大小姐趕緊的,走了,回區!”

另一邊。

宣茹置身於一片黑暗中,謹慎而剋製的翻看係統顯示的資料。

找到了!

係統毫無感情的機器聲響起;

‘“科學惡魔’案:在地球公元3074年,距今30年前,月球上發生了第一起關於‘科學惡魔’的案件,被現今月球人稱為‘074’案。在當時月球高科技的發展下,關於克隆人的非法實驗進行的如火如荼,由此產生了‘半克隆人’,‘074’案中的凶手就是一位‘半克隆人’,據相關人士透露,‘074’案凶手楊飛煙的母親是一位英年早逝的科學家,體質下級,不適合懷孕,為了丈夫懷胎七月時,母女二人便都難保住了,於是楊母就讓研究克隆人的弟弟把自己的些許細胞克隆,轉移給楊飛煙,將自己的生命力給予女兒,讓女兒得以出生。然而楊飛煙的舅舅卻把楊飛煙當做試驗品,把楊母一半的基因細胞都克隆出來,轉移給了楊飛煙。

楊飛煙出生後,舅舅完全低估了她的、或說她母親的科學天賦,注意到時已經釀成大禍——‘074’案件。14歲的楊飛煙通過基因病毒、代碼攻擊,相隔千裡殺死了39人,還在20個月球刑警包圍中逃之夭夭,至此,‘科學惡魔074’案件告一段落。”

宣茹靜靜聽著係統毫無波瀾的闡述。

“您還有什麼需要?”

“無。退出關閉。”

最後一絲外界的聲音消失了,宣茹將自己徹底封閉了起來。

呼……真是辛苦,從楊教授被抓到現在,她冇睡過一個好覺,偏偏那位痛恨楊教授至極的年輕導師嶽楚不肯放過她,逼著她日夜不停的做實驗。

老實說,她作為高三畢業、6年前來到月球,2年前加入穆棱研究所的地月人研究員,對大部分月球人都不是很喜歡,包括楊教授。隻是,楊教授是個溫和平常的女人,她不相信楊教授是那個惡魔般的天才——楊飛煙。

遇到不相信的事情,必需搞得清清楚楚,這是宣茹少時定下的規矩,她當醫生、研究員,就是因為這兩個職業是世界上理當最嚴謹的職業。

黑暗中,她昏昏沉沉,介於夢和醒之間,很放鬆,很舒服,她少時便不怕黑,因為她覺得最黑暗的地方往往冇有那麼多**與醃臢。不過,隻能睡10分鐘了,

10分鐘後得給依娜回訊息,要不然……

宣茹徹底昏睡過去。

大長安行政區,地下,空無一人的大廳。

陰冷而乾燥的溫度,讓郝星辰打了個寒顫。

“冷嗎。”司馬淩葉問。

“我又不是兵人,七八度的能不冷嗎。”

“閉嘴!我是你上級,有你這麼跟上級說話的?!”

“哦。淩部,您心情不好?”

郝星空無所謂地問道。

司馬淩葉眉頭緊鎖:“你那個叫旭的朋友給我感覺不好,戾氣重,偏偏你又要避嫌,我怕問他們的時候發生點什麼……他們是地月人吧。”

最後一句話雖是問句,卻用了陳述句的語氣,司馬淩葉對自己的判斷有著與生俱來的自信。郝星空卻是沉默了一下,看她一眼。

“呃……sorry啊,旭是月球人,遊天纔是地月人。”

司馬淩葉先是一臉震驚,隨後臉頰微紅,有些尷尬。

前方傳來一陣笑聲。

司馬淩葉立刻收斂了臉上所有表情,冷冷道:“紀滄,你又在搞什麼鬼!”

站在刑處廳的男子身材高挑,五官溫雅,長相英俊,渾身上下卻活似三天冇吃飯冇睡覺,憔悴淩亂,聞言笑嗬嗬道:“能看見淩部長如此生動的表情,我高興啊。”他雖然深色疲倦,眸子深處卻隱有光亮。

此人乃是刑警隊副隊長紀滄,與司馬淩葉一同長大,情同兄妹。

“行了,扯閒篇!上層查著的‘科學惡魔’案的兩個相關人員是星空的朋友,她要避嫌,不好插手把案子另一個突破口的人帶過來,你看著辦;另外,為什麼上層不讓咱們詢問楊金蘭的同事,你也幫著喬紅不讓我接觸楊金蘭?”

後兩句話,司馬淩葉近乎犀利。

紀滄眼珠一轉,突然閃開,躲在另一個人身後。

郝星空看到那人,輕輕“啊”了一下,神色複雜而擔憂地看向司馬淩葉。

“淩隊長。”

一個身穿黑衣、神色淡淡的男子停在過道上。

郝星空憤恨的看向紀滄,用眼神清楚的表達了她的意思:你怎麼把謝給招來了?!

司馬淩葉倏地冰冷,腰間插著的匕首發出點點光芒,刑處廳的溫度都降了好些。

紀滄暗叫不妙,俗話說城門失火池魚遭殃,壞就壞在池子裡就兩條魚,隻有他們遭殃了。

“謝、宸。”

司馬淩葉一字一頓的叫出男子的名字。

大長安,行政區軍隊統領,謝宸。

謝宸淡淡一笑,掃了一眼她腰間的匕首,漠然道:

“淩隊長很不希望我在這兒。”

一個問句,九分肯定,一分疑問。尼瑪的,你們這些人說話都一個方式:欠揍!郝星空敢怒不敢言,隻能咬牙切齒地腹誹。

司馬淩葉緩緩將手放在腰間,含著冷漠、譏誚與不屑笑道:

“既然謝統帥知道,還不快——”

完蛋!

紀滄、郝星空難得默契,齊齊腳尖點地,飛快地劃開。

“滾。”

刹那間,一道暗紅光芒閃現,化作萬千飛刃攻向謝宸,謝宸抽出一把玄劍,躍向空中,同時玄劍噴出幾道蒸汽,穩穩接住他,一邊左右閃躲一邊擊碎飛刃,司馬淩葉攻勢更猛,謝宸一皺眉頭,拿住玄劍狠劈向她,司馬淩葉抽出匕首,掌心翻轉,在半空中劃了個半圓,尖刃與噴射的蒸汽以無法預測的速度擋住玄劍,刺向謝宸。

謝宸略訝然,隨即一抹戾氣在深黑的瞳孔中一閃而過,單手握劍,玄劍帶著暴戾,擊出濃濃黑霧,不僅抵消了司馬淩葉的攻擊,還更加猛烈的砍向她——

“淩葉!”

郝星空失聲驚呼。

然而司馬淩葉看著這招式,一動不動,臉上少見的空洞茫然……

山色空濛,雨後清潤,崖邊山花紅紫,少女麵龐嫣然。

“阿倩……”“阿淩你發呆了,你怎麼回事?嘻嘻!”

阿倩……

阿倩!

你害死了她!

“阿淩!”

紀滄卻已經急了,輕輕蹙眉,向上一躍,飄然落至司馬淩葉身邊,將她一攬,朝郝星空喊道:“星空!”

郝星空會意,拿出手槍,朝著謝宸就是一通掃射,隻是射出的不是子彈,而是氣流。謝宸感受到一股股尖銳的涼意,身體先於意識的躲開,玄劍也不得已離開司馬淩葉。

“阿淩冇事吧!”

郝星空與紀滄異口同聲的問。

司馬淩葉擺擺手,邊坐下來邊對謝宸說:“我不想知道你是因為什麼針對我,但你記住,我是刑警隊長,你是軍隊統領,不要因為私仇而影響公務,拉低任務效率,你我都知道,私仇,不過你死我殘,但任務冇完成……”

“那可是萬劫不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