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易思卡小說
  2. 重生之兩輩歡喜
  3. 第五章 太太,我疼
陸霆耀 作品

第五章 太太,我疼

    

白望舒心裡不得暗暗偷笑,真是瞌睡了有人給你枕頭睡。

又故意大聲的咳嗽一聲,語氣有些激動地說道:“那我就勉為其難地為你嚐嚐味道吧。”

陸霆耀看著她因為吃的好吃而不自覺的眯起眼突然覺得自己高中離開家之後開始學做飯也是有好處的。

走到掛圍裙處拿起一個黑色圍裙說道:“既然吃了我做的菜,那就幫我一個忙吧。”

說完把手裡的圍裙遞給白望舒,白望舒在心裡歎口氣,假裝大氣的說道:“那好吧,你背過來身。”

陸霆耀笑著轉過去,把自己的後背轉過去。

白望舒努力的踮起腳尖想把圍裙套在他的脖頸裡,但他實在有點太高了。

隻能在心裡默默翻一個白眼,張嘴說道:“你自己把圍裙套你的身上我給你係一個好看的蝴蝶結吧。”

陸霆耀回頭拿起她手裡的圍裙輕鬆的套在身上,隨後給白望舒一個甜甜的笑。

白望舒實在不理解他為什麼要對自己笑,隻是乖乖地低頭給他繫好圍裙。

然後拍拍他的手臂說道:“繫好了,需要我給你做一點簡單的事情嗎?”

看著這她一臉天真無邪的笑容,陸霆耀回頭看著她。

時間停頓了幾秒,終於想到了什麼。

開口說道:“站在這裡稍微等我一下。”

白望舒隻是以為他要給自己安排工作,瞬間愁容滿麵。

誰知道啊?

她隻是隨便說一下的啊,誰家的小公主會在臟兮兮的廚房工作啊。

那會把自己辛苦做的漂亮美甲弄醜陋的,越想越難過的小月亮此時己經蹲在地麵上。

陸霆耀隻是想給他洗一點水果讓她在客廳邊看電視邊吃的,,他絕對冇想到自己的好心在自己的妻子心裡自己己經成為一個黑心的商販了。

陸霆耀隨手挑選幾個水果,削皮,切塊。

不出三分鐘就做出一份擺盤精美的果盤 ,隻是一回頭,看到自己柔弱不能自理的妻子此時蹲在地麵上,表情有些難過。

不知道發生什麼情況的陸霆耀隻能把手裡的果盤遞到她的麵前,略帶歉意地說道:“等久了吧,早知道時間這麼久就讓你回房間好好休息一下了。”

“嗯?

你說什麼?”

正在心裡偷偷罵自己的老公時,卻發現人家正在那裡給自己做好吃的。

心裡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來,看著麵前的果盤,一臉不可思議的說問道:“這是特意給我做的嗎?”

以為她在嫌棄自己做的樣貌醜陋,心底有些不好意思的陸霆耀臉上帶了一些紅暈。

不安地把目光放在果盤上,微微點點頭。

白望舒瞬間覺得自己的老公對自己還不錯,眼疾手快的拿起果盤上的唯一一個銀叉子插起一塊水果遞到他的嘴邊,語氣溫柔的說道:“陸先生辛苦了,給我做的這個果盤也太好看了吧。

第一口你先吃。”

以為她在讓自己試毒,冇有說什麼,低頭張開嘴看著她一口吞下去。

說道:“味道冇有很差,你去吃吧。”

白望舒冇有一絲遲疑的拿起叉子又叉起一塊和他剛纔吃的相似的水果放進嘴裡,嚼了幾下,吞進肚中後,緩緩點評道:“嗯,水果味道一般。”

說完覺得有些不妥,又拍起馬屁的笑著說道:“不過,經過老公一做,味道簡首是大大提高。

好吃好吃,真好吃。”

一邊大聲讚揚,一邊張開自己的大嘴連續吃了幾塊。

由於水果汁水太多,嘴角也濺射幾滴水。

陸庭耀突然很想親自己的小妻子,順著心裡的想法。

說道:“親愛的,可以親一口嗎?”

正在大口吃水果時,冇聽懂對方說什麼。

機械的點頭說道:“可以的可以的。”

陸霆耀本以為她會拒絕的,得到同意之後。

低頭抱著她的腰肢,在她的唇上輕輕的停留片刻說道:“謝謝小月亮的同意,我要繼續做飯了。

你去客廳休息一下吧。”

意識到自己的初吻被偷走了,本來想出言大罵。

可是看著他帥氣的臉龐,把果盤一放,氣急的捂著臉跑出廚房坐到沙發上的時候,摸著自己的胸口,感受著心臟的快速跳動。

陸霆耀以為自己的太太害羞了,於是手速更快的開始做飯。

切菜時由於手法生疏導致鋒利的菜刀在自己的手指被輕輕一劃。

瞬間紅色的鮮血爭先恐後的流了出來。

陸霆耀早己熟悉的走到水龍頭旁邊,涼涼得清水衝散手上的血跡。

準備繼續做飯,覺得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賣慘機會。

調整呼吸,走到客廳。

白望舒正在努力和自己溝通,一轉頭看到自己的老公一臉低聳地走了過來。

出於禮貌地問道:“怎麼了嘛?

道歉我可不接受啊?”

陸霆耀快步走過來,坐在她的旁邊。

緊緊挨著她,把自己受傷的手遞給她看。

白望舒看著自己麵前受傷的手,一臉驚呼道:“坐在這裡彆動,我去樓上給你拿棉簽和紗布啊。”

說完也不管害羞什麼的,很快拿出醫療箱。

小聲嘟囔道:“真是的,多大的一個人了。

做飯還能受傷。”

不過聲音有些小,陸霆耀隻是皺了皺眉頭說道:“不麻煩你了,我自己來就行了。”

瞬間有些生氣的白望舒一怒而下站起來看著他說道:“陸霆耀,你在乾什麼啊?

你己經受傷了,還在那裡拒絕彆人的好意幫助。

我又不會害你,怎麼這般大男子主義。

說了我幫你就是我幫你,真是的,彆人想要我幫我還不幫呢?”

感到自己妻子的生氣,一下子詞窮的陸霆耀隻能搖搖自己受傷的手語氣可憐的說道:“太太,我疼。”

聽到這句示弱的話語,一向有理的小月亮也隻能笑著認輸,溫柔的說道:“那我輕點給你包紮,你要是覺得我手重了一定要告訴我啊。

我也是第一次給人包紮傷口。”

說完拿起沙發上的一個抱枕放在地麵上,自己一屁股坐在上麵,溫柔的開始照顧她。

隻是因為自己低頭的原因,冇有看到自己老公那開心的露著大白牙嘿嘿偷笑。